首页 > 专题采访
导航菜单

18263949788

Mob:
18263949788
Add:
中国山东大店镇

薛河之畔烽火颂

点击:发布日期:2022/8/6


薛河,蜿蜒静静地躺在鲁南大地,从她弯曲的身躯上,积淀着厚重的历史文化,见证着历史沧桑;清清的河水,浩浩荡荡地流淌着,承载着一路欢歌,弹唱着新时代的乐章。她是一条历史的长河,也是鲁南地区的母亲河,她孕育了中华东方文明,创造了丰厚的区域文化;1937年抗战爆发后,一批革命共产党人,创建了滕峄边缘区隐藏的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——原滕峄边联县二区后沙冯村党支部,在这里点燃了薛河烽火。走进滕州市羊庄镇革命老区,仿佛看到了昔日为革命冲锋陷阵先烈的身影,后沙冯村党支部、村长庄兴岱就是一位喝着薛河水成长起来的革命者 。


薛河涌春潮


现在的滕州市羊庄镇,是最早的中共滕县县委、滕县抗日民主政府和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的诞生地,被誉为“滕县的延安、革命的摇篮”。1936年苏鲁边区特委在滕县二区南塘、后沙冯、庄里和峄县三区(西集)一带开展活动,羊庄镇后沙冯村进步青年庄兴岱,在边区特委领导朱道南的介绍下,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之后,庄兴岱在后沙冯村,先后发展了王奎元、刘振友、庄兴国三人先后加入了党组织,帮着义勇队、八路军做了大量具体的工作,并让儿子庄训隆和进步青年杨家业跟着朱道南参加了抗日游击队。


1937年抗战爆发,朱道南和刘景镇等人成立了抗日联庄会,建起了枣庄地区第一支人民武装。 1938年5月,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成立,总队部设在南塘村,滕县人民抗日义勇队被编为第二大队,后随义勇总队向抱犊崮山区以东大炉一带转移,为创建抱犊崮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。同年5月初,徐州被日寇占领,中共苏鲁豫皖特委从徐州转移出来,郭子化等人来枣庄找朱道南商量,要求推荐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开展革命工作。朱道南说峄县和滕县结合处,有自己发展的党组织,就在西集、老古泉、后沙冯村一带。经郭子化一行考察,认为后沙冯村非常隐蔽,适合当时的革命活动。后沙冯村党员庄兴岱家里有基督教堂作掩护,加之又是本村村长,院落很大,就成为领导的*。在村子最东边,村头有条大沟直通东面山区,西边紧靠沙河,河西岸就是总部南塘,相差一里多路,故决定把特委机关设在后沙冯村的庄家大院。于是,就在老古泉村召开了动员大会,商讨滕沛峄联合武装起义,特委决定在南塘举行联合起义。



投入革命工作

1938年春天,日军相继占领了滕县、枣庄,声威鼓噪一时,好像如日中天。在此形势下没多久,苏鲁人民抗日义勇总队,在峄县三区(西集)老古泉村成立后,并经常在西集、羊庄一带活动。滕县抗日武装总队部设在南塘,特委机关驻后沙冯村庄兴岱家。经历了先进思想的洗礼后,庄兴岱积极投身到了抗日工作中。那时,郭子化、丛林、朱道南、李乐平等义勇队的领导人,夜晚经常在庄兴岱家里秘密开会,革命气氛非常浓厚。并让已经是中共党员的庄兴岱用教师的身份作掩护,帮着发展党员和义勇队队员。抗日思想的宣传,让进步青年庄兴岱备受鼓舞,斗志激昂,积极投身了革命。

为确保党组织活动安全可靠,特委机关决定在后沙冯村庄兴岱家中,设立了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,*服务于抗战时期与主要领导的秘密联络、义勇队队员接送、信件传递等工作,以庄兴岱家作掩护,开展革命活动。1936年至1938年5月间,由鲁南人民抗日义勇军朱道南、李乐平负责联络后沙冯村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。后沙冯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,由庄兴岱担任党支部书记,组织委员庄兴国、宣传委员刘振友,委员为王奎元。党支部采取分头活动、单线联系的方式,白天不能活动,就夜间开展工作,在对敌斗争中取得的成绩卓有成效。


一心为党服务


后沙冯村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,经常议事的地方在党支部书记庄兴岱的家里,也就是现在的庄兴岱老宅旧址所在地。由于地处偏僻、隐蔽性好,加上他和儿子庄训隆思想进步,诚实厚道,能够保守秘密,他家就成了后沙冯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活动的主要地点。后来很多地下革命者到后沙冯后,都安排在庄兴岱家隐藏,庄兴岱不仅免费提供食宿,还为支部活动安全提供保障。每次活动,庄兴岱安排妻子庄张氏、大儿子庄祥隆、二儿子庄训隆、儿媳孙丙兰等,在特委开会工作时,做好岗哨和生活保障。
郭子化、丛林、朱道南、李乐平等义勇队的领导人,经常利用庄兴岱组织的教堂、学校,在礼拜天上午组织群众礼拜讲经,积极宣传党的方针、政策,宣传抗日进步思想,动员群众一致抗日。下午,地下党员在庄兴岱家进行秘密聚会。这里成为郭子化、丛林、朱道南、李乐平等边区特委和义勇队的领导人秘密聚会地点。
由于庄兴岱是朱道南发展的地下党组织,经常对特委机关人员进行秘密保护,帮助宣传抗战形势,发展周边爱国人士加入义勇军队伍,给郭子化书记提供敌人的行动信息,给八路军提供后勤保障,依靠人民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,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拥护,有力地促进了滕县抗日武装的发展壮大。后沙冯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,以“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起来抗日,坚决不当亡国奴”的口号为动力,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,争取、团结了一些地方上的开明绅士,加入到抗日救国的行列中来,为抗日救国献策献力,捐款、捐粮、捐物。在支部书记庄兴岱的帮助下,群众的思想觉悟不断提高,与我党组织联系更加密切,帮助党组织开展活动,团结各界人士为抗日救国做了不少工作。他们有组织地与汉奸敌特作斗争,防止他们混入党的内部,保证党的政治军事任务的执行和组织的巩固。同时,有计划地派遣同志和两面人物,利用一切机会、一切可能打入敌人的内部,利用敌人中一切可能利用的人,从加强敌人内部的统战工作达到保卫自己。在此基础上,收集敌探汉奸奸细活动之具体材料和事实教育同志,提高同志的警惕性。

勤奋为党工作




为所辖范围在滕峄边缘区,后沙冯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一直在开展秘密斗争,到1938年春的台儿庄战役开始后,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。为了粉碎敌人的疯狂进攻,党支部采取了更加积极、灵活、有效的斗争方式,不断吸收思想进步人员,扩大革命阵营,及时准确掌握敌人动向,挫败了敌人很多次有预谋的破坏活动。庄兴岱领导后沙冯中共秘密地下党支部,组织周围村庄的民众踊跃支前,筹集粮食、修筑工事、提供情报。而筹集运送粮食又是重中之重。庄兴岱发动周围村庄的群众,担负起运送粮草的繁重任务。当时群众的生活极为艰苦,但是民众一听说军队抗日,打鬼子,群情激奋,纷纷表示:“要粮有粮,要人有人,要物有物,*支援前线!”他们把粮食和副食迅速筹措起来,组成运输队送往前线。由于后方的支援粮草充足,后勤保障好,前线官兵无后顾之忧,在前线奋勇杀敌,浴血奋战,取得了空前的胜利,缴获大批战略物资,打破了“皇军不可战胜”的神话,震惊海内外。
封建势力和反动派对南塘、后沙冯一带的捣乱和进攻,也给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的革命活动,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和麻烦,但在后沙冯地下秘密党支部的活动从未因此停止。也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后沙冯地下秘密党支部渐渐成长发展,为党的事业做出了贡献。庄兴岱一边担任后沙冯地下秘密党支部书记,一边担任后沙冯村村长,由于前来村里要粮得太多,日伪军、国民党的部队,一个月内就有三四伙人前来催粮、要衣、要吃食、要菜。庄兴岱因为是中共地下党员,总是尽量满足八路军、游击队的需求。1940年1月,八路军六八五团派人到后沙冯村筹集粮米,庄兴岱把自家和邻居家的谷子碾成米给八路军带走,宁愿自己饿着也要支持抗日。并想方设法地蒙蔽日伪军,因此得罪了西集大寺庙据点的日伪军。


庄兴岱被捕

1943年8月15日的晚上,当时担任沙冯村地下党支部书记、村长的庄兴岱,正在村北小桥上计划落实给八路军筹粮的事。这时,突然来了四个穿着乡下打扮的人,其中一个人问:“你是庄村长吧?”庄兴岱乘着月光没有多想,说:“我就是。”那人又说:“我在你家吃过饭,你不认识我啦?我们去西集迷路了,你帮着把俺送出村去。”庄兴岱光着上身犹豫了一下,心想可能是上次去打汉奸申宪武的义勇军,就打消了戒心,对那人道:“我没有穿衣服,回家穿件上衣管吧?”那几个上来连推带拽地,又说:“别穿了,送到村头就行。”
当庄兴岱随那几个人来到村头上,发现两辆日军军车停在那里。庄兴岱感觉不对,当来到军车旁边时,定睛一看,还有一队日军。看到狰狞的日军,庄兴岱顿时明白了,抬腿想往回跑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后来才知道,那四个装扮老百姓问路的人,原来是驻西集日军大寺庙据点的伪军,因为庄兴岱抵抗不给日军筹粮备物得罪了他们,再者由于汉奸的出卖,还说他说是地下党组织负责人,发展了很多党员,与日军対着干,日军得知后专来抓捕庄兴岱的。那几个人不容分说,七手八脚就把庄兴岱按倒了,拖进了日军的军车里。就在日伪军准备离开沙冯村时,当时,庄兴岱的工作助手、儿子庄训隆的仁兄弟李登奎,正在家里吃饭,得知庄兴岱跟陌生人走了,预感事情不妙,随手拿枪朝村头方向追去。赶到村头,在日伪军就要离开时,李登奎向日伪军“叭、叭”连开了几枪。惊慌失措的日伪军,向打枪的李登奎返扑而来。面对凶残的敌人,顿感身单力薄,李登奎一边抵抗一边向北面相邻的民庄村跑去,敌人追到村前时,怕中了村里的埋伏,就不再追了。回到原处后,押解着庄兴岱朝着西集据点,扬长而去。
庄兴岱被日伪军押回据点后,为了得到共产党人和沙冯村党组织在周边的活动情况,威逼利诱,软硬兼施,庄兴岱始终没有透露一个字。恼羞成怒的日伪军在庄兴岱身上用尽了酷刑,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,体无完肤。凶残的敌人看从庄兴岱口里得不到什么了,七天后也就是8月23日的夜里,敌人把庄兴岱五花大绑,拖着来到了西集西南角五六里路的常山村东一处古井旁,并在庄兴岱腰间捆上了一块七八十斤的大石头,连人一起投进了古井里。就这样,庄兴岱在夜色里神秘的英勇牺牲了。起初,以后的一段时间里,庄兴岱的家人和党组织认为,庄兴岱落入日军手里后,极可能发配到东北或日本国,作为劳工出苦力去了,经多方打听都没有一点信息,庄兴岱到底让日军弄到哪里去了,所以一直都是一个谜。

2021年5月12日,在庄兴岱蒙难七十八年之际,记者和他的孙子庄福东先生一起,来到山亭区西集镇常山村采访时见到了,庄兴岱被日伪军投井时的见证人,今年八十八岁的杨运好、范清河两位老人。老人家听说是来采访当年庄兴岱,抗战时期在古井英勇就义经过的,就一起来到村东现保存完好的那口古井旁,老人顿时眼睛湿润了,向记者讲述了那鲜为人知的庄兴岱蒙难的故事。


后人偶遇见证人


庄兴岱自1943年8月23日夜里,被狠毒的日伪军投进古井蒙难之后,一切都杳无音信,成为了无人知晓的谜。

2018年8月的一天,庄兴岱的本家重孙庄寿燕,退休后在家闲来无事,在市中区光明广场戏曲票友乐队执掌鼓板。那天,庄寿燕和往常一样按时来到广场,开始备场。可巧,当时家住山亭区西集镇常山村、已经八十五岁的杨运好,因为他的儿子在枣庄城里工作,杨运好来儿子家里小住,在家无事就来光明广场来听戏。
演出还没有开始,杨运好就和庄寿燕闲聊起来。杨运好问:“你老家是哪儿的?” 庄寿燕说:“俺老家是滕州市羊庄镇后沙冯村的。”杨运好惊奇地说:“沙冯的?我说个事你知道吗?”庄寿燕疑惑地问:“什么事?”杨运好说:“抗战时期,在俺村古井被日伪军推进去的共产党员庄兴岱,临刑前高喊是你们后沙冯村的。”并说自己是见证人。庄寿燕对老爷爷庄兴岱蒙难略知一二,是如何蒙难的就说不清了。说者无意听者有心。庄寿燕回到家里后,就把这个信息告诉了给了原枣庄市政协副主席庄隆玉,庄主席是庄兴岱的本家侄子,当他得到信息后,非常高兴,说:“这是一个好消息,可以弄清你兴岱老爷爷蒙难的真相了!”庄寿燕又问:“这事还要告诉兴岱老爷爷的孙子庄福东吧?”庄隆玉主席肯定地说:“你看你,福东是庄兴岱的亲孙子,打听他爷爷蒙难的原因,东西南北地跑了多少年了,都无果而返,快快告诉他去!”
庄兴岱的孙子庄福东得到这个信息后,他说爷爷庄兴岱蒙难75年了,蒙难的背景就要真相大白了。
第二天,在庄寿燕的引导下,庄福东来到光明广场见到了杨运好,当老人得知眼前站着的庄福东,就是庄兴岱的孙子时,眼睛湿润了,说:“你爷爷死得很顽强!”,接着向庄福东讲述了庄兴岱蒙难时悲惨的鲜为人知故事。

庄兴岱蒙难
杨运好作为见证人,还原了庄兴岱被日伪军投井时所见所闻,痛诉了日伪军残害我抗日军民的滔天罪行。
杨运好的老爷爷叫杨继川,小时候跟着他形影不离。杨运好深有感慨地说,那是1943年8月23日,夜色朦胧。当时,杨继川家在现在的西集镇常山村东头,古井西一块斜地种了几亩高粱,当时高粱正在晒米,为防止被人偷窃,每晚爷爷让我陪着去高粱地看青,当时他六十多岁了,我才十岁。吃完晚饭后,挟着铺盖,带着我早早来到了高粱地,听完他讲的故事后,就迷迷瞪瞪睡着了,到了半夜子时(现在的夜里的十一点)左右,我和爷爷被高粱地青纱帐东面古井方向,传来的嘁嘁喳喳的声音吵醒。
当时,爷爷的高粱地离古井有一百多米,中间隔着青纱帐。因为晚上比较静,远远就听到有人高喊:“我叫庄兴岱,是后沙冯村人,我是共产党员,打倒日本鬼子!共产党万岁!”之后不一会,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。
我年龄小什么都不懂,问爷爷是什么情况,他说可能是日军抓获的抗日八路军经过这里喊的口号。当时,在常山村山口,有山里通往陶庄的公路,村东的公路上经常有日伪军,把抓捕的抗日军民押解从这里过往。爷爷说,可能有人挣脱投井,是不是又发生了命案,我和爷爷吓得回家了。回到家后,我对刚才听到的喊声非常好奇,一夜翻来覆去睡不着,想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第二天天刚亮,我喊爷爷来到村东的古井处,转了两圈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看到,并且没有再问爷爷什么就回村了。

几个月过后,古井里的水质发生了变化,打上来的水上面飘着一层油花,并且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根本不能饮用,就连牛也不喝,村里人就感觉奇怪。又过了几天,村里商量安排人进行淘井。
淘井那天,是一九四四年阴历三月初六,村干部来了,杨运好和干哥马运龙,小伙伴范清河等也来了,村里人把古井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,都想看个究竟,是什么原因让井里的水,变的不能饮用的。搭好井架,用了好长时间才把古井里的水打干。接着,决定放个人下去看看井底有什么异物。*考虑杨运好年龄小、体重轻、胆子大,用绳子就把他放到了二十多米深的井底,他到井底仔细定睛一看,着实把他吓了一跳,原来井底卧着一个五花大绑的尸体,腰里还捆着一块七八十斤的黄石头,人已经让水浸泡地腐烂了,非常难看,杨运好用尽*搬了几搬没有弄动。杨运好就把在井底看到的一切给井上的人说了,井上马上让他的干哥马运龙(当时他二十四岁)下井看个究竟。马运龙接着下来,把看到的情况一一向井上作了说明,然后从外村借来了泥匠垒墙用来提灰的牛皮包,又从马运龙家拿来一条旧单被,放到井下后,两人用力把沉重的尸体用单被包裹好,再放到牛皮包里,*提上地面放在了井台旁。
古井水质变坏的原因找到了,提上来的尸体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认识,该如何来处理呢?有人建议找个乱石岗扔掉完了,有人建议挖个坑埋掉了事,反正说什么的都有。
年少聪明的范清河,就问在场的老师杨成元说:“老师,你还记得去年八月高粱晒米时,咱们地里看青时,有人高喊口号,说是后沙冯村的庄兴岱吗?” 这时满身泥水的杨运好在一旁应声说到:“我和我爷爷当时也听到了,是后沙冯村的,还说是共产党员。”范清河也说:“当时还高呼打倒日本鬼子,共产党万岁!”“杨成元看了看范清河说:“是的,我也在场听到了,这个庄兴岱很有可能是共产党的干部。”*,村里商量派马运龙,去后沙冯村一趟,问一问有没有庄兴岱这个人,如果有,让庄家人来认一下尸体再说。
这样,从1943年8月23日夜里有人高喊口号,到今天把尸体打捞出井,已经过去了整整将近八个多月。
时间过了三个时辰,前去后沙冯村送信的马运龙,带着庄家六个人来到了古井现场,经过对相貌、体征和衣着等进行仔细辨认后,确定打捞上来的尸体就是失踪多日的庄兴岱。庄兴岱的家人对常山村百姓的举动表示感谢,特别对积极主动下井打捞尸体后,又不辞辛苦的前去报信的马运龙表示真诚的谢意,并送给他一块银元留作纪念。
庄家族人把庄兴岱的尸体运回后沙冯村后,村里族人商量派庄鼎隆去峄县运河南岸,去找在运河支队打游击的庄兴岱的二子庄训隆回家发丧,寻找了多日才在黄丘山套找到他,回家后和家族人商议,对为国英勇就义的庄兴岱,偷偷地举行了安葬仪式。因怕惊动了驻西集据点的日伪军再来报复,悄没声息地从简安葬了这位抗日英雄。
时到今天,庄兴岱已经蒙难七十八周年了,家乡的人民和社会各界仍然会在清明节和重大节日,到墓地去凭吊这位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,坚贞不屈,英勇就义的抗日先烈。



供稿:庄福东(枣庄)        整理:庄建伟

  • 手机网站

  • 扫一扫微信聊

山东大店庄氏文化宗亲网

地址:山东莒南县大店镇·大店庄氏庄园

电话:18263949788

备案号:鲁ICP备2022025398号 临沂网站建设